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咨询热线:
整体厨房历史当前位置:主页 > 厨房文化 > 整体厨房历史 >
《人民日报》干部崔士鑫援藏往事

“真的要……离开……西藏了。”崔总的告别演说第一句他就哽咽了。

大家的心都开始揪了起来。

“一次援藏,一生难忘。我永远不会忘记,风雪之夜,与同事们在采访路上的跋涉;我永远不会忘记,已是凌晨时分,夜班平台不灭的灯光;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藏族老大哥家里的一次次欢聚;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这两千多个日子里,每一张笑脸,每一瞥给予我信任和鼓励、让我备感温馨的目光。都说人生如旅途,辗转似飘蓬,多少地方曾经走过,或许都会遗忘;与多少人萍水相逢,离别或成永别。但是西藏,是我永远不能说再见的地方……”

崔总的话没说完,掌声又淹没了崔总的声音……

演说期间崔总又几度哽咽,不知道是同事们的掌声打断了崔总的述说,还是崔总的哽咽声激起了同事们的掌声,总之会场上掌声和崔总的哽咽声响成一片。

身边的女同事泪水长流,也顾不上去擦上一把,那泪水是被崔总的哽咽声感动的,但更多的是对这位援藏六年半的领导的不舍。

六年半,按崔总的话说已经是一个人职业生涯的五分之一,六年半,西藏给崔总也留下了太多的不舍。

崔总是日报的领导,作为日报子报的员工,工作上和崔总几乎没有交集,只是女同事私下里评说崔总儒雅、有风度、魅力大叔、老帅哥等等,就多注意了一些。

崔总爱笑,总是和每一位员工笑着打招呼。

和崔总见面最多的地方就是职工食堂,虽然食堂的饭食不尽人意,但崔总一直是食堂最忠实的拥趸。

崔总在食堂吃饭从不搞特殊,他一直都是按秩序排队,起初有人看到崔总,还和他客气,让他排在前面,崔总从不接受,慢慢习惯了,以后再没有人和崔总客气了。

崔总吃饭习惯拎个饭盒,问其故,“我吃一份,再打回去一份晚上吃。”崔总说。

“您吃不腻啊?”

“没事,晚上一热就行了,方便。”

“您是不是很少出去吃饭?”

“是,一来耽误时间,二来我也不喜欢应酬。吃食堂多方便,定时定量,这么多年我从没得过胃病,也不会过度肥胖,我觉得这都和我长期吃食堂有关系。”

崔总是个实干的人。

西藏日报社记者孙开远对我说,《拉萨河纪行》系列,崔总为我们写了范本,他把一个村庄的历史、文化、发展等,挖掘的很好,我们后面的文章都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他那标准。

崔总是有远见的。

他曾经告诉我,《高原人家》的价值不在当前,而在以后,如果十年后回访,那就有意思了,十年或者更长时间以后,这本书就可以成为研究西藏农村发展变化的史料性资料。

崔总是爱西藏的。

进藏之初,他就报了藏大的藏语培训班,有些人学学便放弃了,崔总一直坚持了下来。听说之后很奇怪,一个援藏干部能呆多久,竟学起了藏语,崔总解释说,在民族地区工作,一来是工作需要,二来也是一种尊重,如果你作为一名记者,下乡采访用藏语对话,别人会觉得亲切,你也会采到别人采不到素材。现在,崔总藏语口语不太好,但他说他可以看得懂藏语文件。

崔总是真切地爱西藏的。

周末,他总是背起相机,在八廓街或在拉萨周边去逛逛,他曾趁假期到朗县去逛,假期结束,回来后他写了一本《西藏朗县》的书,听说这本书可以当作朗县县志用。

我知道崔总趁闲暇之余,积累了不少关于西藏的素材,相信今后他会写出更多的关于西藏的书。

难怪一说到“真的要离开西藏了”,崔总竟忍不住哽咽并泪流满面,这是他内心的真实表达。因为,这里有他辛苦付出了六年多的《西藏日报》、这里有一批和他并肩作战的同事、这里有他结交的真心朋友、这里有他深爱的西藏山水、这里有……

没想到,认识崔总几年,离别时,看到的不是他那惯常的笑脸,而是他在台上一直擦眼泪的形象。

祝福崔总。

作品一

或许眼前的苟且,就藏着诗和远方

疲惫的时候,最喜欢与远在东北老家的老父亲通电话。不为别的,就爱听他在电话里呵呵的笑声。老爷子虽一生务农,今年80多岁了,却有着年轻人的心性。没事爱摆弄别在腰里的手机,向晚辈学用里面的功能,骑着两轮摩托去赶集,在乡下的大路上飞驰。

在我记忆中,父亲一直有这种见什么都好奇的琢磨劲儿。他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没上过学,解放初期上了几天扫盲班,认得一些字,但凭空写不出来。后来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:辛苦劳作之余,只要看到上面有字的空烟盒、废瓶子之类,他都会停下来,细细看上面的文字,为此没少挨母亲数落:文盲还想考大学?是不是想偷懒?父亲总是呵呵一乐,看完接着干农活。

或许受他这种“学风”影响,家里终于走出自然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。我上大学的时候,父亲凭着在糊墙的旧报纸上找字,居然能与我顺利通信。但以后生活好了,家中墙壁四白落地,父亲找不到“墙上字典”,无法给我写信很苦恼。一次听我说了《新华字典》的妙用,60多岁的他竟然开始学起了拼音!

不过,我最佩服父亲的是他独到的眼光。他评价青年人,最重要的一条是有没有“长性”,类似于我们说对事业的“黏性”。他说某某某肯定没出息,原因是他“干什么够什么”。多年过去,时间证明他的判断几乎全部正确。

“干什么够什么”是我家乡的土话,“够”的意思大体相当于“厌烦”。这个不难理解,不少年轻人都有这毛病。如今生活优越的年轻人,够上这一条的似乎更多。表现形式之一,就是辞职跳槽成了家常便饭。有的辞职跳槽理由还很奇特:比如,两个狮子座女性当她老板所以要辞职,天冷起不了床会辞职,这显然不是为了追求新知新体验,只是对当下厌倦,哪怕是有名的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只是这些年轻人可能不肯承认自己是“干什么够什么”,而会换成更时髦的说法:不想忍受“眼前的苟且”,要去寻求“诗和远方的田野”。

这种择业和流动的自由,在父辈们的青年时代,是不可想象的。这当然是一种社会进步。然而也不可否认,有不少年轻人,在这种不断抛弃“苟且”,寻找所谓“诗和远方的田野”过程中,迷失了自我,蹉跎了岁月。

一般人所谓的“苟且”,无非是现实中的自己。而“诗和远方”,那才是理想的生活。实际上,现实生活难免重复,或单调枯燥,或充满压力。想象虽然美妙诱人,但要想落地,仍不免回归日常,柴米油盐。如果这种“干什么够什么”的心态不变,不过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,换到了别人呆腻的地方,最后自己又呆腻了。

重要的或应是转换心理频段,老话儿说的“干一行爱一行”,那是无数成功者的箴言。我并不反对年轻人跳槽寻找更适合自己发挥才干的工作。但在现有岗位上,不管你当初是自愿选择,还是被动接受,无论是你一直要做下去,还是终有一天要离开,只要在岗一天,不妨怀着生命目的就在于深度体验的心态,尝试着一丝不苟尽力做到极致。

采集侠
2019-04-15 10:51
极速赛车开奖结果(www.fh0688.com)极速赛车开奖官网研究分析总结,极速赛车计划,极速赛车直播,极速赛车官方网站,专业的开奖视频直播资讯网.